免费服务热线:0576-83938338

新闻中心

新能源补贴退潮 车企宣称不涨价但面临竞争加剧(2)
发布时间:2019-07-08 05:02

新能源补贴退潮 车企宣称不涨价但面临竞争加剧(2)

2019-06-27 01:54栏目:财经

  虽然在车市寒冬中保持增长,但补贴退坡的影响已经显现,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已大不如前。根据中汽协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5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1.2万辆和10.4万辆,比上年同期仅分别增长16.9%和1.8%。相比之下,3月和4月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85.4%和18.1%。

  此前蔚来创始人李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力度在预期内,但实际上对蔚来汽车的销量影响却超出华尔街的估算。今年第一季度,蔚来汽车共交付3989辆ES8,截至5月,蔚来汽车共交付17550辆ES8,其中超过11000辆于去年交付。进入2019年后,ES8的交付数量比市场预期低。受此影响,蔚来汽车一季度营收环比腰斩,且亏损有所扩大。

  根据各大公司的2018年财报和今年一季报情况来看,虽然销量增长继续拉动公司营收爬升,但新能源补贴退坡对净利润的影响尤为明显。招商银行研究院的报告统计,2018年45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市公司营收合计共4617.1亿元,同比增长22.1%,但归母净利润合计264.3亿元,同比下降21.3%;扣非归母净利润180.8亿元,同比下降35.4%。

  而今年第一季度,45家公司营收合计共1051.7亿元,同比增长20.9%,归母净利润合计58.9亿元,同比下降20.4%,扣非归母净利润45.1亿,同比下降23.8%。值得注意的是,新能源汽车行业利润集中度相当高,第一季度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.2亿和4.1亿,二者占45家公司45.1亿的29.5%。

  实际上,长期以来,政府新能源政策补贴在车企利润中所占比例很大。比亚迪入局新能源汽车的时间较早,不容忽视的是,比亚迪屡屡陷入依赖政府补贴的质疑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自2011年以来,比亚迪所获得的政府补助逐年增加,已经从2011年的3亿元涨至2018年的20.7亿元。经计算,这八年,比亚迪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总额约为69.68亿元。

  不过,根据年报,2018年,比亚迪净利比上年同期仍跌三成有余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5.86亿元,比上年同期减少80.39%。

  相比之下,2018年,北汽新能源获得的政府补助和新能源补贴两项合计53.7亿元,占其营业收入约三成。

  去年北汽新能源借壳前锋股份并将证券名称改为北汽蓝谷。根据年报,2018年,北汽蓝谷实现营业收入164.38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55亿元,连续第三年实现盈利。盈利背后依旧是补贴的支撑,年报显示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9.18亿元,主要涉及基地基础建设、纯电动汽车技术研发等项目的政策性补贴。抛开非经常性损益,北汽新能源亏损7.29亿元。

  抉择

  囚徒博弈,会掀起“涨价潮”吗?

  在应对补贴退坡方面,各家企业采取的措施各不相同,但当下的抉择相当统一:不涨价。多位业内人士看来,即使补贴退坡会影响公司净利润,但其中一方贸然涨价很可能丢掉市场份额。

  在造车新势力中,蔚来汽车、小鹏汽车的发展势头最猛,二者暂时均没有涨价计划。小鹏汽车方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公司明确不会对G3进行调价。不过,今年2月,小鹏已对G3进行一轮涨价,其中尊享版涨价幅度最大达3.4万元至19.98万元。

  按照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计划,公司将在今年年底实现交付40000辆以及运营线下网点数量增加至超过100家。6月18,小鹏汽车宣布第一万辆G3下线,截至5月已交付7359辆。

  此外,新京报记者在蔚来汽车官网看到,蔚来ES8 7座版和6座版两款车型补贴前的售价仍分别为44.8万和45.6万,但是按照2018年的补贴政策,用户最多可以享受到6.75万元的补贴优惠,如今却仅剩下1.152万元的国家补贴,相当于变相涨价5万多。

  相较于造车新势力,传统车企对补贴退坡的准备更为充分。北汽新能源方面表示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,已经进入成长期,补贴退坡或退出符合行业发展规律。

  “虽然此次退坡幅度较大,但国家扶持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态度和原则依然鲜明,所以我们依然对此持积极乐观态度。”北汽新能源相关负责人表示,新政策将进一步推动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,倒逼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  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、新闻发言人连庆锋在今年6月举行的2019全球新经济年会上表示,补贴退坡本身其实不会困扰行业发展,核心问题在于实现成本-收益的平衡,“很多业内专家判断,新能源汽车企业大多在2023-2025年才能够实现自身盈亏平衡。”